《安娜·卡列尼娜》:一部宗教伦理片

“我们的灵魂将比我们的肉体腐朽得更早”,且幸且不幸,我从未拜读过托翁的原著,所不幸是我无法对诸位”不符原著“的声音作出判断,所幸是我能把这部影片作为一部纯粹的电影来欣赏,而不必掺杂任何先入为主的观念。

从电影《安娜·卡列尼娜》开始的那一秒刻,现实与梦幻的界限便已模糊,银幕已不是银幕,而是一个极尽绚丽奢华的舞台。一幕幕精妙的转场和华丽的布景不断冲击着观众的视觉感受,人物亦仿佛近在咫尺,或悲或喜,或动或静,都触手可及。在任何一个时间定格,都会得到一幅唯美的艺术品。然而,正如一首好诗,绝不会是华丽辞藻的堆砌,一部好的电影,也不可能仅仅是画面和特效的叠合,任何真正伟大的作品,都需要灵魂作为支撑的骨架。在这一点上,显然导演是独具匠心的,他深知,利用短短130分钟完全展现一个时代的社会矛盾和交织错杂的人物关系是不可能的,既然不可能,那么便另辟蹊径。

《安娜·卡列尼娜》导演的主题,再浅显不过,但是,浅显的主旨,却足以支撑整部影片,使他饱满而清晰—”理性得爱,宽恕得福”。一如圣经的精神。

所以,无论是安娜的自我毁灭,卡列宁的自我牺牲,沃伦斯基的反省还是列文的默默耕耘,都是在不断重复影片的主旨。

首先是卡列宁,正如安娜所说,“他不是人,他是圣者”毫无私欲,不染恶习,专注于工作,重视名誉,唯一不足的就是对于感情的迟钝,然而,对于这样的一个男人,我们还能奢求更多么。在任何一个时代,这样的男人,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虽然我们的思维惯性总是喜欢把我们引向批判与阶级斗争的思维方式,“自私,冷酷,毫无感情,腐朽封建专制阶级的代表”这几句亘古不变的判词已经占据了我们的大脑,于是我们在看到JudeLaw的卡列宁时,不由得惊呼“这是那个无情的贵族吗”

的确,他不是什么贵族,他是耶稣,他隐忍而无私,他宽恕而无怨,他压抑自己的感情,无论是爱还是恨,当他说”that'smywife”那是他没说出口的温柔,当他面对安娜的摊牌,失落而茫然的陷在椅子里,问道”whatIdidtodeservethis”我的心中竟竟一阵绞痛,那是基督对犹大的质询,然而,正因了他是基督,所以他能宽恕沃伦斯基,宽恕安娜,宽恕毁灭他与带给他伤害的每一个人。正因为他是基督,所以尽管他曾跌入黑暗,最终却能在阳光下,坦然的呼吸,当他戴上草帽,坐在灿烂的花田,望着一双儿女自由的嬉戏,那一幕,仿佛重回伊甸园。

安娜,则代表了“罪”,她存在的全部意义,便是诠释对自我的背叛。她华美的服饰隐藏不了灵魂的空虚,精致的脸庞无法掩盖内心的迷茫,正因为此,她才选择用肉欲来填补空白,用伤害他人来换取对自身存在的肯定。在她遇到沃伦斯基之前,她的自我便已经开始崩塌了,只是这种相遇使她达到了巅峰。所以当安娜开始服用吗啡,开始歇斯底里,开始折磨自己和周围的每一个人,我已经真切的感到,这个女人已经死了,或者说,她的灵魂已经死了,我告诉我的同伴,她的肉体,不过是由药品的刺激和不切实际的幻想维系着。一旦那一丝的幻想被否定,她的肉体便会追随灵魂步向彻底毁灭,最终,安娜在怀疑和否定中走向了早已设计好的结局。她的结局,便是疯狂的结局。

而沃伦斯基,他更像一个被点化的信徒,他曾经不羁,沉溺于欲望中,不断加深着自己的罪,然而,他的人生,自他遇到安娜起,便开始改变,因安娜,他跌入至深的疯狂,也是因了安娜,他开始走向救赎,他从卡列宁的身上感到了崇高,因而认识了自己的卑微,他开始悔悟,所以,他最终选择投身战场,完成了对自己的救赎。

至于凯蒂,列文,则是作为“理性的爱”的象征存在的,代表了宗教的理想。即女性贤惠男性勤劳的完美家庭。

所以,《安娜·卡列尼娜》是一部宗教伦理片,而不是一部名著改编电影,它不过借小说之壳传递宗教的信念,放下托尔斯泰,捧起圣经,你会得到更多。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