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病》读后感

大约在十多年前罢,绍兴城中以前盛传过一个名医的故事。他出诊一次是一元四角,急诊十元,深夜加倍,出城又加倍。

有一次,一家城外的闺女生急病,来请他,因为他其实已经阔的不耐烦,便非一百元不去,他们只好依他,到他家以后,只是草草了事,随便看看,开了药方,就拿着一百元就走。那病家似乎很有钱,第二天又来请他,只见主人笑脸相迎,,道,昨晚吃了先生的药好多了,所以请你来复诊一下。仍旧引到房里,老妈子便将病人的手拉出帐外来,他一看冷冰冰的手,于是医生点了点头,我明了,从从容容走到桌前,取了药方纸,提笔写道:“凭票付银元一百元,正下方是署名,画押。。”

“先生,这病看起来不轻呀!用药还得重一点罢。”主人在背后说。先生看出来他家很有钱就用败唛皮丸,老妈子问:“有什么用吗”先生之后说:”这但是仙药呀!要是没有你家这么严重,我就不会把我家祖传药方给你家呢?说明你父亲的病十分严重,我跟你呀,有一回陈莲和先生说:“点在舌上,我想必须能见效。因为舌乃心之灵苗,这钱也并不贵,只要两块钱一盒。”我父亲沉思了会,摇摇头。我这样用药还会不见效。有一回陈莲河先生又说:“我想,我想,能够请先生看一看有什么冤衍……医能医病,不能医愈。对不对?自然这也是前世的事了。

父亲沉思一会,摇摇头。

我明白父亲的病情他自我明白,用什么药业不会治好他的病的。

我是想让父亲能活的长久些,但是父亲又心疼钱,只要请来了衍太太,她是精通礼节的一个妇人,我们不就应空手着,于是给他换衣服,又将纸锭和一种什么《高王经》烧成灰,用纸包了给他捏在手里,不一会儿父亲的手就顺畅了。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